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谈笑有鸿儒, 往来无白丁

我爱写作 2018-05-14 14:43:27

    上一期的《朗读者》,有一位叫理查德西尔斯的美国大叔,朗读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不太流利的汉语,带着浓浓外国味道的古文,这个倾其所有热爱着中国文化的老外,令人非常感动。

   《陋室铭》对我们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中学的时候,它作为应试教育必考的内容,曾背得滚瓜烂熟。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一千年来,《陋室铭》被人熟知,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刘禹锡为什么要写这样一篇文字。

刘禹锡祖上地位显赫,先祖为汉景帝之子刘胜,七代祖刘亮,为北朝重臣,曾随孝文帝迁都洛阳。到了唐代渐渐没落,父、祖均为小官僚。安史之乱后,父亲为了避难,迁居苏州。江南鱼米之乡,原本就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刘禹锡从小耳濡目染、饱读诗书,19岁游历洛阳、长安,便有了不小的名气。21岁与柳宗元同榜进士及第,从此踏入仕途。

历史上,惺惺相惜做了一辈子好朋友的文人,柳宗元和刘禹锡绝对算一对。他们少年相识,一生互为知己。

安史之乱后的李唐王朝,早已没了昔日韶华盛极的光景,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官府横征暴敛。见证过大唐盛世的文人,身上有一种使命感,刘禹锡、柳宗元与原太子侍读王叔文、王伾都有改革弊政之志,于是进行了一场气势浩大的“永贞革新”运动。

他们在短短的执政期间采取了不少具有进步意义的措施,但由于改革触犯了藩镇、宦官和大官僚们的利益,在保守势力的联合反扑下,很快宣告失败。“二王”被逼身亡,刘禹锡贬谪连州,柳宗元外放邵州,都被迫远离京都。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了结,圣旨很快又来了,刘禹锡和柳宗元,分别加贬为朗州司马、永州司马。更绝情的是,诏书上还有一条“纵逢恩赦,不在量移之限”。从此,这对同样心怀伟大抱负的好朋友,都失去了用武之地。

上天关上一叶窗,却给你打开了一扇门。政治上的失意,使得刘、柳少年时“励材能,兴功力,致大康于民,垂不灭之声”的理想化为泡影,但没有摧毁他们的意志。在被贬谪蛮荒之地的岁月中,他们相互慰藉、彼此鼓励,写下大量诗篇。后人提起刘、柳二人,多半不记得他们政治上的作为,但《乌衣巷》、《竹枝词》、《捕蛇者说》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815年,刘、柳迎来转机。他们打点行装,奉诏赶回长安。

几乎可以想象,他们内心是如何欢喜。十年磨砺,早已看透生命的坎坷。朝廷一纸诏令,不知又将赋予何等大任?然而,古都已物是人非,一切远没有期望中那般美好。刘禹锡见政治腐败、当朝权贵奢靡无度非常失望,提笔写了一首诗: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这真是典型的文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明知道这么一首冷嘲热讽的诗定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仍旧不吐不快。果然,此诗一经传开,立刻引来皇亲贵胄的不满,他们以刘“语涉讥刺”不宜留在京师为由上书皇帝。唐宪宗无奈,只好将刘、柳二人再次贬出长安。

柳宗元得知自己被贬至柳州,而刘禹锡贬到更荒凉、更偏远的播州时,向皇帝哭诉,刘禹锡尚有高堂在,没有理由让他的母亲跟着他一起被下放,因此请求用自己的柳州和刘禹锡的播州调换,即便因此获罪也死而无憾。后来有人将刘禹锡的事告诉了皇帝,使他得以“改刺连州”。

这一段非常感人。所谓文人,并不只是写字作画,关键时刻,他们都有一种对生命的情义和担当。

从刘、柳二人的个人经历来看,没能在京都长安做出一番大事业固然有些遗憾,然而于历史,又应当算是一件幸事。柳宗元在柳州刺史任上去世,他重订谕令,为柳州做了很多好事,后人称他为“柳柳州”。而刘禹锡后来调任和州,也正是在那里,写下了著名的《陋室铭》。

那时候,和州知县知道刘禹锡被贬而来,内心极为不屑,于是故意刁难,安排面向大江只有三小间的房屋给他。刘禹锡不但没有动怒,反而很得意地写了一幅对联贴在门下。知县听说后心有不悦,又将刘禹锡的住房由城南调到城北,房间也由三间缩小到两间。

刘禹锡见住所面河而筑,门口杨柳青青,正是读书写诗的好地方,非常高兴。知县见他如此悠然,更是不快,又把他调到城中住,这一次,给他一间房,只放得下一床一桌一把椅子。

后来他又被迫搬家多次,一次住得比一次小,最后只剩破破烂烂一间小屋。刘禹锡实在气不过,写下这篇《陋室铭》。还将此篇刻于石碑,立在门口。南阳诸葛亮的草庐,西蜀扬子云的亭子,抚琴览经,谈笑间阅尽天下事,有崇高的品格,住在哪里又有什么不同?

《陋室铭》后来有人考证,说并非出自刘禹锡之手,唐代的崔沔可能是真正的作者。因为“可以调素琴,阅金经”,“金经”就是佛经,而刘禹锡笃信道教,兼有儒家,唯独不信佛,怎么可能去读佛经?以他早年创作的诗作来看,他个性非常强,锋芒毕露,与《陋室铭》的主题思想相差很大。而唐人崔沔,《新唐书》中说他为人节俭,俸禄随意分给宗族中人,不整治自己的居所,曾经作《陋室铭》来表明自己的志趣。

其实,《陋室铭》究竟是谁写的没那么重要,古人留下的,是一种整体的人格。当与你谈笑的人都知识渊博、与你交往的,没有品格浅薄的人,你本身的品位也不会太差。反过来说,也只有自身达到了某种层次,你身边才可能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住在豪宅里的,不见得人人都值得尊敬,而一辈子蜗居的人,却可能因为人格的魅力被铭记千年。

山水的平凡因仙龙而生灵秀,那么陋室当然也可以借道德品质高尚之士播洒芬芳。陋室与豪宅并没什么不同,不过都是容身之处罢了。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