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李懿同学悼念文集

北京电影学院校友会 2018-03-18 16:29:50



送别李懿

文学系2002王红帆:

考北影的专业,是我和懿第一次见面。互相地看一眼,一下就成朋友了。苏牧老师放《好男好女》,考影片分析,天哪,粤语文艺片。我跳窗的心都有了。李懿用广普给我翻译了一大段台词。走出考场时她说:你肯定考的上,因为我梦到过我考取了,你在我梦里就是我同学。开了学请我吃锅仔。呀你身上也有猫毛,那开了学,我们让猫们聚会。呀,如果我万一落榜,我们也要一起玩……她甩着两根兔耳朵一样的长辫子冲出去赶地铁,我手里攥住了她的电话号码。

人人都是借泥体旅行一程,其中美丽不在长短。记得苏老师讲起那樱花未落,与瀑布相合的永生的日本美少女,记得大渔里把生活和离别都交给精彩內心,将葬礼办成聚会的老爸吗……生死的灿烂是灵魂对发生的创造性阅读。这种骨气不是演的,正是李懿骨子里有的。她有碎碎念,小烦小恼说不尽的一面,但更有超越俗见的把一切都拿来审美的灵性的浪漫。选择如此剧情和长度,自有她的用意。小我祈福避祸,不喜欢无常。但灵魂从不这样想,往住用更广阔的视野走向锤炼和壮大。李懿几越生死,什么都看明白了。我付江门是去给她唱歌跳舞的。顺便为自己少了许多不可替代的快乐而流些泪。管见:诸位不必流俗,可以以更积极的心情给她儿子多发红包,微信设计一包就200,这也是个无形的框,我号召大家突破这个催眠,直接转帐。与其低头悼念不如睁开眼睛,伸出手,一起正面地看向流动看向将来。不过也别沖动,跟我似的,把我家娃口粮也捐进去,贵在平平静静一场真。我和方佳都主动去送人,即是代表也不是,盘缠自己担了。大家捐款我理个名单就直接交给李懿家人了。不选择公布名字钱数。罗列数字是不必要的比较。更欢迎你们加才云微信直接打钱。小孩还小,以后如有需要大家一起帮忙的事务,我也会代为张罗的。愿活着的人多爱多聚多帮忙,毫不犹豫地活。


万玛才旦:

生命太无常。愿生者珍重,愿同学李懿一路走好!


姜红:

昨晚辗转难眠,积郁难消,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细想!改变行程,一路开到连云港,任寒风刺骨,望着茫茫无边的大海,滚滚而来的浪花,想到这美一如她生命的绚丽。在这遥远的北国,让长长的海岸线寄托我深深地哀思与祝福,飞跃千山万水到达南国的广东江门。悲痛已无意义,你的离去让同学们都忆起在课上,苏牧老师讲到《悲情城市》中,如樱花一样,在盛开的最绚丽之极的时刻,在生命最美的时候,随风离枝……《卧虎藏龙》中,玉娇龙纵身一跃便是飞……《颐和园》中,在楼顶毅然跳下的女二号……《失乐园》中,相爱的人用彻底的黑暗来换取刹那的照亮与永恒……太多诸如此刻你的美,我们把死亡看作生命的一部分,如樱花随风离枝,是一种照彻长空的生存智慧。相信灵魂不会灭,肉体不过是灵魂短暂的载体而已!李懿,你这个把男生叫做靓仔,把女生叫做靓妹的,把胶片拍成照片,然后剪成短片成为故事,你这个特立独行广东女孩,活泼开朗,个性独立,真诚透明是留给我的印象~~在生的旅程中盛开的如此美丽,尝尽百千味道,这次离开,开启你新的一段旅程。再好看的电影,也会在两个小时后落幕,这才是常态!想起杜丽娘的唱词:“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致同窗好友~~李懿,一路走好!!

 

史颂:

原来这么亲近的同窗,在经历痛苦的时候,居然没有注意到,永别了,方才追悔,如果在她战斗的时候给予支持与鼓励,那么也许不会如今天这般痛。

突然恍悟,李懿同学给了我们每个人一份礼物。

她用坚忍与坦然,给了我们一次停下来的机会。

不要急,停一下,慢慢想一想……

享受每一次日出,善待家人、朋友和自己,不是口号和愿景而应是生命的准绳。

唯有快乐,唯有幸福,才是这数十年人世游应追求的一切。

王侯将相如过江之鲫,生命,不仅仅是长度与高度,更重要的是这其中每一个瞬间内心的欢愉与满足!

李懿同学,感谢你,我会永远将这份礼物珍藏,尘封在心的扉页!

 

邢爱娜:

生命是一个这样美丽而短暂是过程,又一个我的昔日同学去世了,记忆中积极乐观,超级爱猫的广东女生。和她的缘分,也和猫有关。那天我们坐在她家小区的花坛边,一只小小的白色野猫不认生的走过来,趴在我腿上睡了一会,又站起来爬到她腿上睡一下,一会,又爬回来,继续在我腿上不动了,还打起呼噜。于是后面李懿用很多的时间劝我收养了这只小猫。“你看,它有伤口,所以你收养它是帮助它”“它选择你是因为你有家哦,猫有灵性的”……那会,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养猫,李懿把猫带回家,洗的很干净,然后把伤口都处理了。“这样,就不会有人嫌弃它了。”最后她指着小猫身上唯一的黑色斑点:你看,这是一个桃心呢!

这已经是13年前的事了。

后来,我们几个人知道她生病的消息,坐过很久的地铁去过李懿到家看她,想起来是一个类似柏林爱乐这样名字的小区,她住的地方灰尘很大,她戴着一个大口罩,却一样健康乐观,大家对生病的事只字不提,那会觉得癌症这个事,大概是误会了…

后来很多年,想起李懿,或者听到她的消息,都是从红帆那,她病治好了,没事了。大家释然,毕竟年轻啊,又不是很难治疗的癌症;也许是她留给我们的印象太健康,总在想,等有时间聚啊,聚啊……却不想一等就没有机会了。

这几天想了很多关于生死,关于情感,关于如何好好活着的岁月,不留遗憾。

我们五个最交好的同班同学,有一个“五人行”的群,永远活跃。即使郑荣远在加拿大,即使方佳忙的总是聚会最后一个到,即使管娜永远不会挑剔吃饭的地方,即使瑞瑞偶尔会带阳阳这个拖油瓶,我们五个人都在一直一直的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生活点滴,并且一直继续下去。

李懿离开的消息传来,我们才恍然觉知,原来她会招呼也不打的匆匆离去。那些说着:"有空一起吃饭啊"的人会再也没有办法留时间等你一起吃饭。

也是她太过坚强了吧,让我们毫无防备。但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吧,不打扰别人,只是安静的把时间留给自己最爱的人…

帆帆在认真的学习中医,我想那是为了更好的守候自己生命中的珍爱免受病痛之苦吧。相信李懿从来都知道,她最好的朋友是多么值得那些陪伴的岁月,消磨的时光。

李懿,相信你现在一定不孤单,坚强平和,而内心安定。生命去了该去的地方,相信有缘分的人,总会再遇到,以任何一种也许我们还不知道的形式…

她提醒了我们,未来的日子,我们要用力爱,用心守护那些我们生命中值得珍惜的一切,没有遗憾,才能安然了却生死。


王安华:

听到这个消息,有点懵,脑子里立刻蹦出一句话:“好人不长命......”半晌潸然泪下。

亲爱的懿,开朗、善良、热情、才华横溢的你,爱猫、爱自然、热爱生活的你,当年第一位拍胶片作品的你,未待盛放却芳华早逝的你...记忆里还有那年圣诞你送给我的那双温暖的袜子....

好心疼你的孩子,好心疼你的家人,更心痛你,这样年轻的生命啊!

是否正因为你太好,老天觉得你这一世修行已满,所以,你脱离了这多灾多难的红尘,提前毕业。亲爱的懿,一路走好,愿那个世界不再有病痛,新的旅程平安喜乐。


孙晓琳:

昨日得知消息,万分悲痛,直接与刘才云取得联系,因无法前去广东,只能转帐以寄哀思。今日才知红帆和方佳可以前往,感动两位的付出,谢谢你们!

 

李若冰:

刚刚看到李懿同学离世的噩耗,很是震惊,这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愿天堂里没有痛苦,只有默默的祈祷一路走好


姜博瀚:

挥手从兹去———送别李懿导演

要怎样回忆。

却回忆不起你,人世间的悲欢

你的故事太少,太短暂;

要怎样想念,却想念不起你

你一直都在沉默中,时光流逝

去雍和宫拜佛,邂逅。

五月槐花飘香的国子监

——你兴奋地叫住我,一双明眸

你始终如一。那样沉静、恬淡;

还有亲切,问候。你修行得辣么好

我们双手合十,我们道一声扎西德勒!

刘公子是你的心上肉,多么懂事的孩子

他,一直是你愉快的话题

还好。我没有遗憾,我和你交流过情感:

人生的宿命与无常与豁达——

人人都需要承受,你解脱了伤病与痛苦

在六道轮回里超越了生死。

夕阳无语燕归愁,离人泪眼心上痕。断肠送君从此去,人生美景空悠悠。


管娜:

面对死亡,我总是哑然失声,措手不及,不知所措!这一次,竟又如此,请帆帆佳佳带我对她说一路走好,这不是我的悼词,其实我真的没有准备好跟她道别!

 

李然:

得知懿走了,真是感慨万千……遗憾懒惰的我没有和她好好聚聚,最后一次见她是一起看电影黄金大劫案……放映前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没想到,这就是与她的最后一面!懿是最有才气的,清晰记得她拍的毕业作品……当时就觉得是班上最有创意最有风格。至今还记得采用定格动画的方式,劫匪拉住女孩的包在立交桥上僵持……画面特别时尚先锋……视听效果非常棒!希望再次看到她的遗作……祝愿她在另一个世界,平安喜乐……

 

舒畅:

 欢送坚强的李懿

  -----明晨行别,愿彩云艳阳一直陪伴你到你所盼望的极乐世界!

人世间有太多的苦痛磨砺,从李懿得病的时候起,这么多年下来她承受了太多非常人所能体验到的痛苦。

去看李懿的时候,家里并没有因为她的生病而变成医疗站,依旧是亲儿子、狗儿子满地跑,才云和她在厨房里外忙,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来之前心里还是生怕会看到那些不好的迹象……

那次去看李懿,也是我父亲因为癌症去世不久,她对我多了几分病友家属间的理解和心领神会。美食塞饱了肚皮,她不再是平日里那个拖着病体,努力相夫教子,早起晚睡一日三餐制作美食、给父亲的果园做推销、凭着自己独到的审美给大家推荐美物的那个坚强的李懿……而是轻轻坐着沙发一角担忧和疑虑不断的李懿。

她想从我父亲那里参照出癌症致病的原因、想知道要不要再继续吃那比三餐还多的汤药、想一一对比印证自己在治病方式的正确……我深深感受到她那每日的无助和焦虑……我更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和笨口拙舌,我哪里会有答案……唯有按着电视剧里都被说破了的话宽慰宽慰……可她却照单全收,眉头舒展了许多……我霎那间明白有人愿意去看她、陪她,对呀她来说竟然是那么一件重要的事情,因为在她心里,人们是怕和她这个生病的人打交道的……

李懿确实是坚强的,因为对于一个生重病,还像常人一样要求自己的人来说,没有坚强哪能做到!

若不坚强,如何用意志力控制着意识不清的大脑、插满管子颤抖的双手,躺在病床上给大家寄送春联。

若不坚强,如何能在最后的时刻,那样洒脱的和每个人告别……如若是我,我一定哭着喊着让每个人同情我、关心我、照顾我、让每个人都要天天来看我!

此刻,李懿一定是轻松的,因她离开了一直无法像她意志一样坚强的肉身…… 

此刻,李懿一定是快乐无比的,灵魂不灭,她的灵一定可以如愿,准备着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上帝爱世人,他珍爱保守我们每个人的灵魂……

时间未到,到时丈夫、家人、儿子、亲朋好友,我们又会相见……

快乐的去吧,坚强的李懿!

 

谢霞:

送李懿,知道你是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揪心的痛,思绪瞬间回到了校园!一路走好我挚爱的同学。

 

王伊:

我跟李懿住得不算远,隔着一条通惠河,湖南广东离得也不算远,才云又是四川人,我们很能吃到一起。她跟才云忙婚博会的时候,会一清早把刘慕懿南送到我家,晚上才接走,然后请我大吃一顿作为看管酬劳。2010年,我得到了李懿送的泡菜老水,在那之后,我学会了腌制各种可口的泡菜。我吃着泡菜坛子里的豆角、萝卜、莴苣、圆白菜,没日没夜写着电视剧《我的妈妈是天使》,有一阵没了李懿的消息。我打电话给她,她风平浪静的说:王伊我病了,是不太好的病……。跟我写了一半剧本笔下主人公一样:鼻咽癌。挂了电话我浑身发抖,整整一天对着电脑不敢喘气。我去看李懿,她笑咪咪的看着我。她说,你从哪里买的高领羊毛衫?北京有暖气大家都是T恤套羽绒服,只有像我们南方人才穿这种。又说,才云每周带我去北京医院做化疗,早上好冷,我也想买一件高领羊毛衫。我没说什么,离开她家之后,转身在离她家最近的双桥百货,买了一件最贵、也是样子最漂亮的高领羊毛衫交给了才云。事隔两年后的冬天,她还穿着那件紫色、上面有白鹿,却已经明显旧了的高领羊毛衫。我打趣她,怎么这么破破旧旧的还穿着,扔了吧?她说,你送的我喜欢,我多穿穿。再后来,我生了女儿,她给我的黄毛丫头买了好多好多漂亮头饰,还笑嘻嘻的说,长大给我当儿媳妇吧?她的头花都归我买……往事历历在目。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亲爱的李懿,一路走好。




郑蓉:

李懿,你好!见字如面,今日为你送行,希望你放心平和,不畏孤单。

你我一别十来年,就此断片,但那份同窗情谊未曾疏离,这两天常常忆起你的那些趣事。

同窗数年,我们互相串门做饭吃,你知道把红薯放到电饭锅里,米香薯甜。还会把整个香肠扔锅里一起煮面,有面有肉。上学租的房子里全是整理箱放衣服杂物,因为方便搬家。还会把备用家门钥匙找个地方藏起来,因为记性不好怕进不了门。天生的衣服架子,但再贵的衣服都逃不开猫毛,因此你有很多毛衣。今日想起,都是你早早进入家庭模式的各种偷懒办法,却让无知的我们膜拜。

我的记忆里没有你生病这一段,邮箱里还保留着你怀孕时才云为你在海边拍摄的一组照片。你的小身板终于发福了,脸上泛着幸福的黑光(抱歉可能晒了太多太阳)。毕业后再见你,你掀开衣服用刨腹产的伤口吓唬我们未婚女青年。那时的你想开一家广式糖水店,因为那样的日子让你觉得简单而美好。

你那样贪念世俗美好的一个人先离席了。我们的生活继续,只是再相聚时少了你的好多段子。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聚散终有时,终究还会再相会。希望那时有你添上一碗甜羹,叙旧聊天。

 

席影:

在美国接到李懿离开的消息,我泪流不止。本来宽敞的家,却倍觉压抑,流泪走去树林,阳光明媚,微风拂面,此刻却感到如此刺目难忍,我希望天空暗下来再暗下来。

坐在草地上我执着地来来回回翻看李懿过往的微信,希望找到那张她着大长裙的惊艳照,拍摄于某年夏天。终究没有找到。怅然若失,我真真觉得她正穿着那件随风舞动的长裙调皮地躲在某棵树后跑来跑去。我几乎忘记了这里是美国。

我通常会在下午两点之后看一下微信,时差原因,我常成为第一个看到她下半夜发微信的人,她一次又一次半夜里被“暴力疼痛"折磨醒,在抗疼痛方面她自比刘胡兰。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我向她表达过三次想去看望她的意愿,两次是我去广州出差,她在住院,她丈夫老才接的电话,说她被安置在黑屋里接受避光治疗,日光灯光手机光一概不能接触,不适宜探望;第三次是我来美国后,建议她来美国治疗或去日本,她说与国内质子治疗是一样的方案。这样我们的微信互动就永远定格在了:

“回北京我去看你

她说“好"

 

周岩:

纪念我的同学……李懿

突闻噩耗,难以相信,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离去了,我的同学李懿……

第一次见到李懿,那情景还历历在目,仿若昨日。2002年的初秋,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专升本班开学的第一天,教室里,苏牧教授坐在讲台上,面对着我们三十多双眼睛,这其中就有李懿的那一双。全班的自我介绍,她的最短,整个人照在窗户透进来的阳光里,一口浓重的广东腔:我叫李懿,来自广州,我的普通话说不好,就不说了。这就是李懿的第一次印象。

此后,她是个默默的女生。直到第一学期的拍摄作业完成,再一次使我印象深刻,为了使作业成为胶片作品,李懿动用胶片照相机连拍,再输入电脑,一幅画面一幅画面的剪辑成片,成为班里唯一的胶片作业。她对电影对胶片的那份执着和真诚深深地打动乃至震撼了我。

最后一次见到李懿,是2013年的冬天,我在通州为艺考讲课,李懿和老才的摄影工作室与我讲课的教室在同一个院子里,于是相约吃了顿饭。在这之前还有一次是和同学的小聚上见过面。

和李懿见面不多,只是通过微信知道他相夫孝子,儿子很有出息。一直以来,一面为李懿有如此的儿子而高兴。另一面又多少为李懿一直没有在专业上有所展露感到有些可惜。

前段时间看到李懿在朋友圈发的这张图片和话语,以为她一直缠身的病情得到良好的治疗,有了新的生活,新的开始。却不曾想,那却是她最后的声音……

别了,我的同学李懿。

别了,一个鲜活的生命。

别了,未曾彻底绽放的花朵。

真的就这么别过了吗?

我只有默默的祈祷:

李懿,我的同学,一路走好……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