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你在地铁捡到书了吗

说书人思郁 2018-05-15 14:31:11
思郁

上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赫敏的扮演者,英国女星艾玛·沃特森发起了一个在地铁丢书的活动,她将一百本书分散丢在伦敦地铁中,让路人偶遇,从而参与到读书中去。这个活动短短几天已经蔓延到了中国。众多知名艺人和明星也都参与到了丢书到地铁的活动中来,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地铁短短一天,已经有上万册图书分散到地铁的各个角落,等待那些有缘的读者去发现。


按说,这样的行为艺术值得鼓励,可以激发公众对阅读的热情,让更多的人读到很多好书,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但还得考虑到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这种行为艺术只可能取得象征层面的效果,现实状态与理想状态完全是两码事。阅读是一种极其私人化的行为。这里的私人化指的是,我们每个人进入阅读时的精神状态是不一样的,而这种精神准备是基于每个人的不同的素质和修养,带着不同的问题去读书。有人读书为消遣,有人读书为求知,有人读书寻找成功的捷径和赚钱的门道。每个人读书的目的都是不同的,因为这种目的复杂性,才催生出各种不同门类和学科的书籍。


在地铁的各个角落丢下的书,自然也是各种学科都有。如何保证在恰当的时间,遇到恰当的一个人,喜欢的恰好是那本书,这个概率实在太小了。看到新闻上说,地铁中丢的那些书,很多没人捡,都被保洁人员当垃圾清扫了。这种情况就算不多,也是挺痛心的事情。


我问了身边的书友们,基本没有赞成这种方式丢书的。这种漫无目的的随机发放不是爱书,反而是一种糟蹋书的行为。只有爱书的人才懂的自己的每一本书都凝固了自己过往的时光和记忆,他们爱书的方式是常读常新。就算有些书随着自我意识的开阔和阅历递增,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束之高阁了,这些书籍也不会随便丢弃。


如何处理这些书籍呢,捐赠或者送人都可以,但绝非随意丢在地铁上。去年搬家,我曾处理过一千册图书,开始选取的方式是爱书人上门自选,挑选自己感兴趣的书籍,随意带走。剩余的几百册,跟北京一家公益性质图书馆取得联系之后,进行了捐赠处理。书籍自有命运,但是我的是书籍,我当然渴望为他找到一个好的去处,让我知道哪些读者正在读着我曾经拥有的书,这是一种巨大的幸福。而那种在地铁中随意丢书的做法,说严重些,跟遗弃自己的孩子性质差不多。


美国有位藏书家叫弗兰克·J.霍根,他去世之前,为了妥善处理自己的藏书,选择拍卖的形式。为何要拍卖,他做了一个说明:大意是说,我这大半辈子所收藏的这些珍本、善本和作家手稿,本来想捐给图书馆这样的公立机构,可以聚而不散,永久保留。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打算进行拍卖,散给各位藏家。这是因为,这些记录了人类思想与进步的书籍,都是他辛苦半生搜集而来,这搜寻过程中的快乐和喜悦,只有那些知道个中悲喜的同类藏书家才能真正体会到。讲这个故事,就是想说,每一本书都是一段故事,甚至是一段因缘,每本书都在寻找他真正的读者。


关于如何传递图书的故事,我听过一个最美丽的,是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讲的,收录在《红色笔记本》里。


有一本冷门但据说很精彩的书,他非常想读,一直没有找到。有天下午,他在纽约中央车站等车的时候,瞥见一位年轻女子正站在大理石扶栏旁,身前抱着一本书:就是他苦苦寻找的那本书。


他虽然不是随便和陌生人说话的那种人,但还是被这种巧合震惊得太厉害了,再也无法顾及和保持沉默。“信不信由你,”他对那年轻女孩说,“我到处在找这本书。”


“太奇妙了,”女孩回答说,“我刚刚看完呢。”


“你知道我上哪儿能买到这本书呢?”他问到。“我发誓告诉你它对我有多重要。”


“这本就是给你的。”女孩回答说。


“可它是你的书呀。”他说。


“它以前是我的,”女孩说道,“可现在我看完了,我今天就是来这里把它送给你的。”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