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我失去了,你呢?

葡萄郭琳 2018-01-12 16:47:32



人长大以后,失去了很多极易满足的快乐。


所以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就是:看遍纷繁红尘之后,身处复杂喧闹之间,仍有一颗追寻简单快乐的心。







从铜元局轻轨站到香弥山有300多级阶梯,腿略软,但可顺路赏景。


这里盘旋着三圈360度高架桥,每次驱车的时候,眼晕,大脑却格外觉得刺激。




我现在酷爱步行,每次步行时总会发现平日里忽略的东西,今天发现了潮湿处石柱上的碧绿苔藓,还有山坡上几株类似鱼尾的草,它们是最原始的孢子植物蕨类,儿时把它们拿来插在一颗去荚的蚕豆上当金鱼尾,鱼的眼睛是蚕豆加红色的“蛇泡”做的,有人也叫它“野生草莓”。




那时忍不住嘴馋的诱惑,总是咬咬舔舔红色的圆珠,但又担心它被蛇爬过,一直心怀忐忑。


高架桥下有一条紫薇环抱的小径,那一簇簇暗绿色的树丛顶端在深秋却冒出嫩绿和鹅黄的头,如同在发梢缀上一簇花朵,平日里无人关注它,此刻它艳若夏花,引人侧目。


红色的浆果从树上跌落,啪嗒啪嗒粉身碎骨,一团血红。

记得在西安兴庆公园,奶奶捧在掌心吃过,我也忍不住吃了一颗,现在已经忘记了它的味道,也没有再品尝的欲望。






铜元局轻轨站




总觉得小时候是在玩耍中长大的,用蜘蛛吐的丝加唾液弄成黑乎乎的黏液粘在竹竿上捕捉红蜻蜓,去河里偷偷游泳,用脚趾头夹蚌壳,跑到荷塘里去摸田螺……


看暴雨之前蚂蚁忙忙碌碌地搬家,看肥丑的青虫变成美丽的蝴蝶,养蚕喂狗捉蚂蚱,到野地里去采摘荠菜、马齿菡、侧耳根……


去农民的地里偷红薯掰苞谷盗蚕豆寻“灰泡”,后来才知道“灰泡”其实是高粱发生了病变,到那个时候馋得无法自控,谁家有好吃的就跟谁跑,跟着哥哥姐姐到处乱蹿,满足口腹之欲的快乐。


我姐姐那时候灵巧的很,像只猴。她顺着水管可以爬到二楼,爬树那是轻而易举,我又矮又肥,望树兴叹,只有羡慕嫉妒恨的心态。


有一次偷苞谷的时候把自己的脚划了好大一条口子,鲜血淋漓,胳膊也被苞谷的叶子画的到处都是细细的血痕。



爸爸取名《在希望的田野上》


小时候很喜欢跟着邻居彭四哥去相亲,四哥长得很帅,所以和他相亲的女士很多,但是我一个都没记住,只记住满满的一桌菜。


也有半夜三更打着电筒看小人书,最喜欢停电可以玩蜡烛,有一次点蜡烛,看着火焰呼啦啦点燃家里的窗帘,很欣喜,眼睛跟着火苗快乐地忽闪。


但是老爸看见浓烟很恐慌,冲进房门,拿着伞劈劈啪啪地打火苗,消防队虽然离得近,老爸自己灭火也极其迅速。


后来爸爸妈妈把火柴和蜡烛都藏了起来,和我隔离,还说玩儿火要尿床来糊弄我,但是我觉得尿床和玩儿火之间八杆子打不着,没有逻辑关系。


人长大以后,失去了很多极易满足的快乐。


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就是:看遍纷繁红尘之后,身处复杂喧闹之间,仍有一颗追寻简单快乐的心。




爱宠毛狗,后来被消防队的人吃了!






郭琳,笔名葡萄,法名正琳,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家、小说家,
著有热销长篇小说《闺蜜》,
完成中篇小说《老宅》,
正创作中篇小说《猫》、
短篇小说集《走着,散了……》,
在全国公开刊物发表文学作品数百万字。

长按二维码关注

微信ID:
putaogl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