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刘剑:没有樊登,我们一样读书

故事大王刘剑 2018-02-10 17:34:04

世界越走越快,每分每秒都有新的事情在发生。这种快,让我们的心有点慌乱,它有时会迷茫的找不到方向,这时,我们需要一处角落安放心灵,拒绝烦躁。作家刘剑就喜欢用书房来隔离外界,在那里寻求宁静,找到自我。


以下文章选自《新浪乐居周刊》


                       对书房,我很挑剔



木质的书橱,清洁的玻璃,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排的书籍,毫无缝隙,这就是刘剑的书房。

 

“我平时很不喜欢逛商场,对装修房子也并不在行,经常都是听妻子的安排。但是,唯有书橱,我必须亲自挑选。”刘剑对于书橱的要求有着自己的专业标准,“选择书橱最重要的不是看款式、颜色,而是看它的承重能力。放书的垫板应该不低于7厘米,这样才能保证装了书的书橱不会变形。”将放书的垫板高度精确到厘米,可见刘剑对于书橱的要求之高。虽然刘剑本人并不是非常看重书橱的颜色和款式,但是他比较偏爱深色系的书房,因为深色会让他感受到书的厚重,白色书橱是他从来不会选择的。

 

如此精心挑选的书橱,受到损坏的时候就免不了难受和心疼。因为书越来越多,刘剑的书橱也就会经常更换,由小换大,以少换多。“最心疼的一次是搬家的时候工人把我的书橱玻璃打碎了,但看他们太辛苦,也只是偷偷心疼,默不作声,不但照付了搬家费,也没让他们赔偿。”每当刘剑提到这件事儿的时候,都会露出一脸惋惜。从此以后,每次换书橱,刘剑都必须亲自监督,更加小心翼翼了。

 

盛满书的书橱,橱门光滑,玻璃透亮,总是被刘剑精心的呵护着,没有一处显示出他丝毫的懈怠。刘剑爱书橱,更爱书。细心观察书橱中的每一本书,你就会发现,它们几乎都被保存的十平整、妥帖,没有丝毫的破损或者卷边,除了那一本特殊的《城堡》。

 







                          一本被翻烂的书



在崭新的书橱和众多的平整书籍中发现一本这样的书着实是一件怪事。对书和书橱有着如此精确要求的爱书之人,怎么会将一本书弄得如此破旧不堪?这本书的书边严重卷起,成了厚厚一本。泛黄的纸张下角早已磨没有了棱角,我们甚至连书的封皮都没有看到。

 

据刘剑介绍,这本书是他的最爱,书的名字叫做《城堡》,是英国作家阿约克朗宁写的。虽然这本书在中国的知名度不高,但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们心中,它具有很高的位置。“这是我迄今为止读过的最具正能量的作品。”刘剑这样评价。他喜欢作品中能够蕴藏一种催人奋进,让人思考的东西。刘剑说:“我现在回想起这本书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人如何而活、为什么而活的问题,人生要不忘初衷,保持本色,才是真的英雄。”对《城堡》一书的喜爱使得刘剑一直醉心于寻找一本新的来阅读。但因为这部书于1959年在大陆出版,之后就一直没有再版而一直没有实现。“听说孔夫子网上有卖,我准备近期买一本。”这么多年来,刘剑依然惦记着这本书,还在继续寻找。

 

《城堡》在刘剑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不仅因为书的内容让他喜欢,更因为这本书有着自己的故事,对他来说,这是一种纪念和传承。

 

“这是我父亲少年时喜欢读的书,后来传到了我这里,我看了至少二十遍。现在已经没法看了,书残破到只能摆在那里,一翻都可能会掉页。”刘剑用很珍惜的眼光,把这本书看了又看,但他却始终没有舍得碰它一下。“这本书传到我手里时就很破,封面被撕掉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它的封面是什么样子的。”父亲少年读的书,就这样成了刘剑众多藏书中最宝贵的一本。




                           意想不到的爱书理由

意想不到的爱书理由

意想不到的爱书理由

意想不到的爱书理由


刘剑对书的喜爱近乎痴迷。他的书橱中藏着老舍的《茶馆》、《四世同堂》,茨威格的《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雨果的《九三年》与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等。如此众多的书籍,摆在书橱中虽然很有成就感,但想想当初买下它们时的经历,刘剑本人都觉得自己很是执拗。

 

“年轻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去买书。当时的北京地坛,经常会有书会,我曾经一次买过几十斤的书,把手都勒出血了。”“血”的教训成了刘剑藏书过程中的一件趣事儿,他每每提及,自己都会自豪的微笑。对书爱的如此疯狂,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呢?刘剑的回答似乎出人意料。

 

“喜欢读书与性格有关,我从小内向,羞怯,还有几分自卑,特别怕在人群中讲话。读书是一件能让我远离人群,找寻自我,特别感觉有安全感的事。我想,安全感可能是我喜欢读书的本能性选择。”刘剑将对阅读的无限热爱归结为性格的本能选择。这种内向型阅读让刘剑在书中忘记了外界的浮躁,更容易潜下心来寻求书中的真谛和心灵的宁静。大概也正因为此,刘剑才比其他人更能体会,阅读给人带来的快乐和平静。

 

此外,刘剑爱书,还因为阅读对他而言,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繁重写作生涯之余的一种休息方式。阴天和雨夜是刘剑最喜欢的时间。躲在昏暗的书房,坐在灯下,边听着窗外的雨声,边读着一本闲书,静谧、安稳,刘剑的心情也变得更加轻松和愉悦。

 

                          书教会人思考


 

刘剑从事过很多工作,工人、机关干部、编辑、乐评人、作家、大学讲师,但每次面对角色的转变,刘剑总能清楚的把握自己,他将这些归功于读书。“不管做什么行业,其实都面临着一个做回自己、找到真我的主题。在不同的人生经历中,读书像是母亲的牵挂,往往能够把走得太远的我拉回来,让我冷静面对人生,思考自己最终的人生目标和真正热爱的东西是什么。”

 

刘剑是个很睿智的人,他懂得从书中学习,不是学习简单的知识,而是学会如何思考。他在自己的思考中分析自己的人生,明确自己的目标。在变化面前懂得如何抉择,这也为他事业成功的重要原因。所以刘剑自己也经常说读书是他的事业的有效辅助手段,是加油站、充电器。

 

“不管世界走的多快,你都要给自己留点时间,让脚步慢下来,给心灵一个休整的空间,让思考成为习惯。”这是安静的刘剑从书中得到的最大收获。













                                      长按关注,有惊喜



荷前问君,这个世界不能缺少的是我,还是荷 ?

你们不要以为我不会写歌词

刘剑讲史:大军师张居正:古代官场风云录(1)

刘剑讲史:大军师管仲大结局:史上死得最惨的雄主

赵雷写成都,宋冬野写安和桥,我也写过秦皇岛

刘剑说电影:《二十四城记》里的工厂兴衰史

2017年魔鬼训练班故事:(1)让我们为你读诗

回顾2016之魔鬼训练班故事:(四)相约九龙潭








主讲人刘剑简介:

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职业写作者,讲史人

写过:

长篇小说《天使不在线》(一、二)

长篇小说《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旌旗裂》

长篇小说《谁主沉浮》

长篇小说《大港口》(一、二)

长篇报告文学《罗哲文与山海关》

长篇报告文学《拒绝屈服》

长篇报告文学《大石河》

长篇报告文学《天人生死路》

长篇历史专著《帝国雄关》《帝国铁骑》

及多部影视题材作品

获过:

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

秦皇岛首届市管专家

秦皇岛第八届拔尖人才

秦皇岛微信海营销讲师等荣誉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