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龙陵 | 七月,雨水满城的“断舍离”

西南偏南 2018-06-08 09:06:40



这是个多雨的七月,正宗的龙陵夏天,一个多月不见阳光。

这是个特别的七月,中心城区棚户区改造的最后搬迁期限。

在满城的大雨中,各色搬家公司车辆呼啸而过,街边店铺飘飞着拆迁清仓的横幅。

开启造城时代。




为搬家踌躇多日,想等一个晴天。

可是不靠谱的天气预报告诉我,雨还要一直下到八月份。

于是在七月二十三日的周六,大雨中搬家。

(从搬完家后的七月二十五日周一开始,一直放晴)


周五晚上,大雨下了一夜。

清晨七点多,搬家公司就来到家里。

父母已经收拾多日,虽然说新家里什么都有,东西能不要就不要了。

但是大包小包仍有许多,毕竟是一个家的多年历史。




在计划经济年代,参加活动总喜欢发一些印字的纪念品和荣誉证书。

翻开一个满是各种荣誉证书的箱子,妈妈沉默了片刻。

把证书倒掉,装了锤子、螺丝刀。

那些曾经的光辉和荣耀,就这样散落在地板上归于尘土。

和那个遗弃在墙角的印字茶壶一起。

了断了的过去。


来了收废品的,爸爸张罗着把不要的东西让他拉走。

看到那个18寸的日立电视,我赶紧拿了回来。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父母工资才一百多块时,一千多的巨款购置。

变形金刚、圣斗士星矢,承载着我的多少童年梦想。

不忍舍弃。




在大雨中,看着老家逐渐搬空。

妈妈摆出了菜肴最后一次祭祖,告诉祖先我们搬走了。

在香烛和纸钱的袅袅青烟,妈妈哽咽的祭告中。

搬家离开。


小巷路上暗绿色的厚厚青苔,青石院场上杂草丛生。

因为面临搬迁所以无人打理。

还没有搬走的邻居说起。

夜晚登高,入眼漆黑一片,万家灯火不在。

截断了电线和水管,交出了房产和土地证。

验收表上签上名字,墙上用红漆写上拆字。

了断一切,舍弃过往,搬离这里。




在以后的多雨夏天,这里会依然矗立起许多簇新的房子。

又会有许多人到这里生活。

一样在这里出生长大恋爱老去或是离开,演绎他们自己的故事。

就如我家在这居住百年后又离开。


但这里再也不会叫做“大石狮子”,不会再有青石小巷。

院子里的蒲公英,瓦沟里的青苔。

熟悉的邻居面孔。

还有那个打着黑布雨伞的懵懂少年。

在这个雨水满城的七月。

一去不回。





(本文图文为西北偏北原创,转载请征得同意并注明出处)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