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水浒故事51]李逵打死殷天锡,柴进失陷高唐州

小宝说书 2018-01-12 17:30:45

首先必须感谢您对小宝的关注和支持

(ps:播放不顺,请用手机浏览器打开)


朱仝的条件很简单:“若要我上山,杀了黑旋风,与我出了这口气,我便罢。”李逵听了大怒:“这是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李逵人家很冤枉,我就是把刀,你要怪就怪你自己交友不慎。朱仝的态度就是:“若有黑旋风,我死也不上山!”柴进也是自己作死:“留下李大哥在我这里。你们三个上山去。”柴进真是太不了解李逵了,他可是个闯祸的祖宗。朱仝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了,他问吴用:知府拿我家小,如之奈何?关心家庭的才是好男人,吴用安慰:足下放心,按照时间推算,宋公明已取宝眷上山了。三人当晚上山,吴用临别时嘱咐李逵:“你且小心,只在大官人庄上住几时,切不可胡乱惹事累人。待半年三个月,等他消气,再来接你回山,多管也来请柴大官人入伙。”吴用让李逵老实呆着,同时还要请柴大官人入伙,李逵不惹事,怎么才能请柴进入伙呢?这两条指令不就是悖论吗?李逵不傻,吴用这是要李逵套路柴进。

朱仝上了梁山,晁盖、宋江打鼓吹笛到金沙滩迎接。聚义厅上,朱仝第一个问题就是:郓城县捉我老小,如之奈何?宋江大笑:长兄放心,尊嫂并令郎已在这里多日了。朱仝有老婆还有儿子,在水浒中他居然有儿子,简直太匪夷所思。一个处男作为主要成份的水浒世界,居然有一个人有儿子。原来吴用下山之时,就有人去给老朱媳妇送信,说朱仝上了梁山。梁山对老朱是势在必得,老朱这才真是逼上梁山。朱仝在山上过小日子,咱们不提。



再说沧州知府见朱仝抱小衙内一去不回,亲儿子好不好,找了一夜,第二天发现小孩死在林子里。知府看到尸体,除了痛苦就是悔恨,才四岁的儿子死了,还死的那么惨,当日給儿子安排后事。次日下达公文,追捕朱仝,老朱这个黑锅真是背的太冤了。

李逵在柴进庄上住了一个月,机会就来了。柴进接到一封信:他的叔叔柴皇城,在高唐州居住,被本州知府高廉的老婆兄弟殷天锡强占花园,怄了一口气,卧病在床,早晚性命不保,临死前唤柴进去见,而且这个叔叔无儿无女,柴进必须得去。李逵提出要一同前往,柴进一口同意。次日五更,二人带几个庄客赶奔高唐州。

柴进见到叔叔,只见柴皇城面如金纸,体似枯柴。悠悠无七魄三魂,细细只一丝两气。牙关紧急,连朝水米不沾唇;心膈膨胀,尽日药丸难下肚。丧门吊客已随身,扁鹊卢医难下手。柴进坐在叔叔榻前,放声恸哭。皇城的继室出来劝柴进节哀,人要死还没死呢。柴进问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原来,新任知府高廉,兼管本州兵马,是东京高太尉的叔伯兄弟,倚仗他哥哥权势,在这里无所不为。他的小舅子殷天锡,人称他殷直阁。那厮倚仗他姐夫高廉的权势,横行害人。有献殷勤的对他说柴家宅后有个花园水亭,盖造得好。那厮带三二十人,要赶老头子出去,自己要住。老皇城对他说:‘我家是金枝玉叶,有先朝丹书铁券在门,诸人不许欺侮。那厮不容所言,定要赶我们出屋。老头子去扯他,反被推抢殴打,因此受这口气,一卧不起,饮食不吃,服药无效,眼见得上天远,入地近。柴进让自己的婶子不必担忧,自己一力担待,咱们家有丹书铁券,不怕。

柴进看完了叔叔,出来和李逵说了前后的因果,李逵听了,跳起来:“这厮好无道理!我有大斧在这里,教他吃我几斧。”柴进反过来还得劝李逵:李大哥息怒,放着明明的条例,和他打官司。李逵道:“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您瞅李逵说的还挺有道理,但是这里毕竟不是梁山,李逵再厉害能捻几颗钉。柴进让李逵老实呆着,有需求肯定找他帮忙。

柴进再进卧室,老头子含着眼泪说了临终遗言:贤侄志气轩昂,不辱祖宗。我今日被殷天锡怄死,你看骨肉之面,亲往京师拦驾告状,与我报仇,九泉之下,也感贤侄亲意。保重!保重!再不多嘱!”命归黄泉去了。柴进痛哭了一场,随后让人连夜回家取丹书铁卷,准备进京打官司。老头子没儿子,全靠柴进张罗,准备灵堂发丧。李逵在外面听得堂里哭泣,自己磨磨拳擦掌,问庄客都不肯说,自己老着急了。

第三天,该死的殷天锡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三二十个混混来了。柴进穿一身孝服慌忙出来答应。殷天锡根本没把柴进放在眼里:前日我分付教他搬出屋去,如何不听话?您看柴进的态度:小可是柴皇城亲侄,叔叔卧病,不敢移动,夜来身故,等过了头七就搬出去。殷天锡道:“放屁!我只限你三日搬家,三日不搬,把你这厮枷号起,先吃我一百讯棍!”柴进也很不开心,你真当我怂呀:“我家也是龙子龙孙,放着先朝丹书铁券,谁敢不敬?”殷天锡喝道:“你拿出来我看看!便有誓书铁券,我也不怕,左右給我打!”众人却待动手,黑旋风李逵在门缝里看的清清楚楚,听说要打柴进,拽开房门,大吼一声,把殷天锡揪下马来,一拳打翻。那二三十人要来救人,被李逵手起,早打倒五六个,一哄都跑了。李逵把殷天锡提起来,拳头脚尖一起上,柴进那里劝得住。再看殷天锡早已经跟着老皇城一起陪葬去了。正是:李逵猛恶无人敌,不见阎罗不肯饶。

李逵打死殷天锡,柴进只叫得苦,必须让李逵赶紧走,李逵道:“我便走了,须连累你。”杀人是小,造反事大,柴进怎么敢留李逵:“我自有誓书铁券护身,你便去是,事不宜迟。”李逵取了双斧,带了盘缠,出后门,投梁山泊去了。李逵前脚刚走,就来了二百余人围住柴皇城家来抓凶手。知府高廉知道自己的小舅子死了,正在厅上咬牙切齿。柴进还是一个态度:我家有先朝太祖丹书铁券,你小舅子要揍我,被庄客李大救护,这应该算是防卫过当。人家高廉掌握最终解释权,这就是蓄意谋杀,根本不理丹书铁券这茬,假装没听见:给我狠狠的打。转眼柴进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认了谋杀罪:庄客李大打死殷天锡,被二十五斤死囚枷钉了,在牢里收押。



李逵回到梁山,朱仝一见李逵,怒从心起,掣条朴刀,径奔李逵。黑旋风拔出双斧,便斗朱仝。宋江就劝: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是军师吴用因请兄长不肯上山,一时定的计策。吴用把皮球踢给宋江,老宋又踢给了吴用,究竟谁下令杀的小孩子,没人想承认,这事确实太黑了。宋江逼着李逵給朱仝赔礼道歉,李逵一百个不愿意:我多曾給山寨出力,他又不曾有半点之功。不过李逵还是听宋江的,撇了双斧,拜了朱仝两拜,朱仝方才消了这口气。晁头命人安排筵席,与他两个和解。

酒席上,李逵说了自己做的大事,打死了殷天锡。宋江失惊:“你自走了,须连累柴大官人吃官司。”吴用说:兄长休惊,等戴宗回山,便有分晓。那么戴宗去哪了?您瞅吴用怎么说:我怕你在柴大官人庄上惹事不好,特地教他来唤你回山。他到那里,不见你,必去高唐州寻你。”刚说到这里,戴宗回来了,时间不要太巧合,那么戴宗什么时候下的山,有没有可能一直在监视着柴进呢?戴宗带来消息:柴进坐牢了,柴大官人性命,早晚不保。晁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指责李逵:“这个黑厮又做出来了,到处惹是生非。”李逵人家占理,我是为柴进出气,我做的对。晁盖也不好说什么:柴大官人自来与山寨有恩,今日他有危难,如何不下山去救他?我亲自去走一遭。老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拦住:哥哥是山寨之主,岂可轻动?小可和柴大官人旧来有恩,情愿替哥哥下山。没等晁盖说话,吴用就做了军事部署:“高唐州城池虽小,人物稠穰,军广粮多,不可轻敌。请林冲、花荣、秦明、李俊、吕方、郭盛、孙立、欧鹏、杨林、邓飞、马麟、白胜,十二个头领,引马步军兵五千,作前队先锋;军中主帅宋公明、吴用,并朱仝、雷横、戴宗、李逵、张顺、杨雄、石秀,十个头领,引马步军兵三千策应。”共二十二位头领,辞了晁盖等众人,离了山寨,望高唐州进发。一看就知道这个方案早就做好了,连商量都没商量,肯定是一个阴谋。晁盖又被套路了。

梁山进攻高唐州,高廉冷笑:我要去围剿你们,你们反而自动上门,此是天教我成功。那么他为什么这么自信呢?他手下有一只王牌:三百亲随,号为飞天神兵,一个个都是精壮好汉。三百飞天神兵一个个都是非主流:

头披乱发,脑后撒一把烟云;身挂葫芦,背上藏千条火焰。黄抹额齐分八卦,豹皮甲尽按四方。熟铜面具似金装,镔铁滚刀如扫帚。掩心铠甲,前后竖两面青铜;照眼旌旗,左右列千层黑雾。疑是天蓬离斗府,正如月孛下云衢。

高唐州城下,双方开战。花荣、秦明带十个头领,五千人马列队。高廉带三十个军官营地,把自己的三百神兵藏在中军,秘密武器一定要藏好。林冲出战:“高唐州纳命的出来!”高廉把马一纵,指着林冲骂:“你这伙不知死的叛贼,怎敢直犯俺的城池?”林冲喝道:“你这个害民强盗,我早晚杀到京师,把你那厮欺君贼臣高俅,碎尸万段,方遂我愿。”林冲终于说了一句要杀高俅的话,咱们一直等到今天才等到,太不容易了。第一个炮灰是高唐州的于直,战不到五合,被林冲一蛇矛刺中心窝,挂了。第二个炮灰温文宝,秦明出场,斗了十个回合,秦明手起棍落,把温文宝削去半个天灵盖,又挂了。

高廉见连折二将,去背上掣出那口太阿宝剑,口中念念有词,喝声:“疾!”只见高廉队中卷起一道黑气。那道气散至半空,飞沙走石,撼地摇天,刮起怪风,冲向梁山兵马。林冲、秦明、花荣众将,对面不能相顾,惊得那坐下马乱窜咆哮,众人撤退。高廉把剑一挥,指点那三百神兵,从阵里杀出,背后官军协助,赶得林冲等军马星落云散,七断八续,呼兄唤弟,觅子寻爷,五千军兵折了一千余人,败退回五十里下寨。宋江、吴用大惊,二人到小黑屋子里密谈,老宋打开天书:第三卷上有回风返火破阵之法。

宋江记了咒语秘诀,次日五更造饭,摇旗擂鼓,二次进攻高堂州,双方见阵,宋江指着高廉大骂:“昨夜我不曾到,兄弟们误折一阵,今日我必要把你诛尽杀绝。”老宋其实也有虚荣心,自己有把握,今天就是来露脸的。高廉还是老套路,做起法来,宋江不等黑气冲来,口中也念念有词,左手捏诀,右手提剑一指,说声:“疾!”那阵风不望宋江阵里来,倒望高廉神兵队里去。宋江正要招呼人马杀过去,高廉见风向转了,急取铜牌,把剑敲动,神兵队里卷起一阵黄沙,走出一群猛兽。但见:狻猊舞爪,狮子摇头。闪金獬豸逞威雄,奋锦貔貅施勇猛。豺狼作对吐獠牙,直奔雄兵;虎豹成群张巨口,来喷劣马。带刺野猪冲阵入,卷毛恶犬撞人来。如龙大蟒扑天飞,吞象顽蛇钻地落。

宋江阵里众多人马都惊呆了。宋江撇了剑,拨回马先跑,众头领簇捧着,尽都逃命,大小军校,你我不能相顾,夺路而走。高廉在后面把剑一挥,神兵在前,官军在后,一齐掩杀。高廉赶杀二十余里,鸣金收军。宋江来到土坡下,损失了不少士兵,但是将领们都安全无事,没办法领导重要吗。吴用提醒宋江:今夜他必来劫寨。宋江传令,只留下杨林、白胜看寨,其余人马,退去旧寨安歇。

一更时分,风雷大作,杨林、白胜引着三百余人在草里埋伏,只见高廉徒步,引领三百神兵,杀入寨里,见是空寨,回身便走。杨林、白胜呐喊,高廉只怕中计,和三百神兵四散奔跑。杨林、白胜乱放弩箭,一箭正中高廉左肩,冒雨赶杀一阵,杨林、白胜人少,不敢深入。少刻,雨过云收,复见一天星斗,月光之下,草坡前搠翻射死拿得神兵二十余人,押送宋公明寨内。宋江、吴用大惊:“只隔得五里远近,这里无雨又无风!”宋江赏了杨林、白胜,把拿来的神兵都砍了。分拨众头领分七八个小寨,围绕大寨,防备劫寨,一面使人回梁山,取军马协助。那么如何才能对抗高廉的妖术呢?吴用说道:若不去请这个人来,柴大官人性命,也是难救。高唐州永不能得。正是:要除起雾兴云法,须请通天彻地人。

究竟要请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