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聚焦】租金大涨 港㓥房租客自述细窄生活

香港商报 2018-01-12 14:08:29



昨日,本港关注劏房团体公布一项研究表明,今年劏房租金综合指数录得398点,较去年同期上升一成三;劏房租金升幅远超包括甲类私宅在内的其他单位,加剧了近20万劏房户租金压力。由此,该团体建议政府继续发放「N无津贴」,并设立过渡性房屋「仑居」,协助低下阶层解决居住问题。




劏房租金年升幅最大


全港关注劏房平台研究负责人昨於记者会表示,平台与明爱专上学院社会科学院充权研究中心一同获乐施会资助,探讨香港劏房租金指数及变化的研究。过去3个月以来,透过实地测量、访问租客、批则核实等专业研究方法,於中西区、观塘、土瓜湾、葵青、荃湾等劏房集中地区调查居住在29个单位中的68户劏房户之租金、电费、起租期和居住面积等。


上述调查收集一个住宅内所有劏房单位的租金,比对该单位同期的应课差饷租值,再将两者的差幅计算入差饷物业估价署公布的私人住宅租金指数,得出劏房租金综合指数。结果显示,2016年劏房租金增幅严重,劏房租金综合指数录得398,较去年的350.5上升一成三;而同期本港私人住宅甲类租金指数只上升7.4%,两者升幅差达1.83倍,证明劏房租金升幅远超其他单位。


另外,由於部分劏房业主特意提高租户每度用电量收费,如将租户需要缴付的电费计算入租金,劏房租金计电指数将大增至409.1,比对同期私人住宅甲类租金指数的190.6,两者更相差2.1倍。


劏房户工资难追租金


上述平台召集人提醒,虽然劏房租金升幅大,但劏房户工资却远远追不上。据特区政府文件显示,今年6月份全港平均工资较去年同期只上升3.3%,劏房租金却一加几百甚至上千,令租户生活十分困难。而关爱基金的「N无津贴」更被取消,对劏房户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根据团结香港基金最新发表的《「房屋市场前瞻及土地供应策略」研究结果》,未来5年内,本港公营房屋供应仍落後於预计三成,仅有10万个公屋单位落成,加上自今年迷你仓大火後,政府加强了对工厦违契单位执法,故劏房户正面对「前无去路,後有追兵」的情况,难以在短时间内满足劏房户住屋需要。


闲置校舍可改设仑居


全港关注劏房平台促请政府考虑以联合国「适足住屋权」作为香港住屋标准,并建议短期内政府应继续发放「N无津贴」,先解劏房户燃眉之急。长远而言,应加设多方向租务管制,要市区重建局以60:40比例兴建公屋;用已有基本排污及消防设施的闲置建筑物设立过渡性房屋「仑居」,供轮候公屋的劏房户暂住。此举既可缩减安置时间,亦可善用建筑物剩余价值。该平台续称,「仑居」可设於已有基本排污及消防设施的闲置建筑物,在3至5年内不会被清拆或改建。如闲置校舍就是理想设立「仑居」的地方。


据审计署(2015)报告,教育局有29间大多位於港岛及九龙区的闲置校舍。其中,两间是位於观塘道的前圣若瑟英文中学校舍及启业邨内的前浸信宣道会吕明才小学校舍,自从2011年闲置至今已达5年,此等闲置校舍应可改建为「仑居」,每所校舍可照顾到60个家庭。



劏房租客自述细窄生活


每个人都想有高床暖枕,但在香港却有一批人过「厨厕一室,一家几口同睡一张碌架床」的日子。杨女士就是这批人中的一个,一家四口,同住70平方尺劏房。


70尺劏房住埋一家四口


杨女士透露,由於丈夫失业,家庭月入由万多元减至6000元,而劏房租金已占一半。又提起政府取消「N无津贴」,令家庭环境雪上加霜,她感到不知所措,更一度哽咽无言。


如今,杨女士一家大细四口人,租住在荃湾川龙街的劏房内,月租3850元,不久前曾遭加租200元(未计水电费,每度电为1.6元)。70平方尺劏房内,包括厕所、一张两层高碌架床和一部小电视机及雪柜等基础用品。她说,与丈夫及两儿子居於此处已4年多,由於方便儿子上学,故一直没有搬家,亦没有寻找其他劏房。以往丈夫未失业时,家庭月入有1.6万元,但现时只靠她当兼职、钟点等养家,月入只有5000至6000元,生活捉襟见肘,加上儿子的交通费、午饭费等,现在每个月都在「食老本」。


被问到平日房内生活,杨女士直言,空间太细,根本不想留在房内。18岁的大仔睡上格床,9岁的细仔则与夫妇二人同睡下格床,细仔在摺桌上做功课或到附近社区中心玩乐,大仔则「自己搞掂」。虽然房内空气不流通,但细仔亦感到忽冷忽热,为防他感冒,故无办法开冷气。


提起丈夫,杨女士再度眼红红。原来,他已失业三个月,原於厨房工作的他有适合工作便申请,但至今仍未有回音。加上政府取消了「N无津贴」,令家境雪上加霜。


轮候公屋已两年的杨女士,知道平均轮候时间长达5年。因此,她目前什麽也不想,只想尽快上楼,并希望政府多关注基层人士的住屋需要。


综援一半交咗劏房租金


另一位居於河背街90平方尺劏房的阿珍,环境并不比杨女士好。目前,她与近两岁的女儿依靠每月7000元综援维生,因照顾女儿无法工作,而内地丈夫又失业。劏房每月租金达3500元,加上奶粉、尿片等,即使她每日到社区中心领餐「悭一餐」,女儿亦要食,她直言已有点运。


阿珍透露,自己曾两度被迫迁。今年3月因上一个房东要收回单位,只好到处找新居所,撕过十数张街招广告,而这些单位月租都要4000元以上,她根本无法负担,幸好现址正好有人迁出,她才经社工转介接触到房东。房东十分可怜她的环境,愿意由月租3800元减至3500元。


阿珍直言,她希望找到工作帮忙养家,但要照顾女儿实无办法。即使朋友们劝她搬到较好的劏房,「住好啲」,她亦觉得没有需要及负担不起。目前,她最大希望就是尽快上楼。


小资料


何谓劏房?


劏房,即分间楼宇单位,是香港出租房的一种。业主或二房东将一个普通住宅单位分间成不少於两个较细小的独立单位,作出租之用,每个小单位的面积从几十至200平方尺不等,最小的甚至可小至一个床位,大多有独立厕所;亦有少部分只得共用公厕,甚至厨厕一室。


劏房月租介乎数百至数千多元,租客一般为新来港人士、草根阶层等,一般无法承担昂贵租金、无法或正轮候公营房屋,故本港劏房居住环境虽欠佳,但仍有不少需求。另外,由於大部分劏房未有申请改建,可能涉及将主力墙拆去、地台升高等,以铺设排水系统,故会令楼宇结构出现问题,加上同屋住户人数多,通道显得较窄,亦较易出现消防问题。更有部分劏房附近有「一楼一凤」(妓女将劏房用作卖淫场所),常常带来安全问题。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