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那些年——桃花会之308(十一)

云族 2018-01-12 20:30:14




那些年308之桃花会(十一)


从南国到北国的真情

  


308的桃花们,来自南方的有好几个,真情就是其中一个。她的家本在武汉,那里的气候与温度,与北京完全不同。真情本人皮肤白晳,有着南国女孩特有的肤质。



真情到308的时候,比四叶草和思思稍晚一些。只因为那一批编辑,有个来自兰州的姑娘,上班三天就辞职走人,理由是要去读研究生了。因缘巧合,真情来了,还给我们带来一个很长的故事。

 


真情年龄也比我小一些,但她看上去比我更成熟,因为她参加工作的时间比我早,经历的事情也更多。那个时候,新来的编辑的稿子,小白都会一一过目,她对真情的稿子,曾评价为:很干净。



是的,很干净。真情的稿子,很少会堆词彻句,引用各种典故、名人词句,有点像白描的手法,但简洁到位,没有冗长的感觉。



从南国到北城,我曾想过,这背后总归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吧。真情曾这么描述她对北京的感受——那么厚的衣服,一天时间就能晾干!



虽然我没去过武汉,但我的大学是在中原一个小城读的。那里的冬天,也有些湿冷,厚衣服干得很慢很慢。与真情不同,我当时的句子就是——这个地方,衣服洗了都不干啊!

 


一南一北,无需多言,一句话就见分晓。我曾经好奇过,真情为什么有勇气离开从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来到北京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我没有去问。因为这里是北京,不说别的,编辑部前前后后,我熟悉的,就有十个女孩,这十个女孩,除了小白这个北京大妞,其它人分别来自河南、湖南、内蒙古、四川、河北、山东、湖北、山西……


 

这就是北京,你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来自某个你不曾听说的城市;每一个来到北京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有的人是求学而来;有的人是追求爱情而来;有的人是无意中来到这个城市疗伤的。记得我们业务部的主管,那个来自福建的小伙子,就表示,他是来北京疗伤的,又在北京收获了新的爱情……


 

先不说这些浪漫的故事,308的桃花们还是更接近于理想吧。每个女孩都有一颗文艺女青年的心,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希望通过那些跳动的文字,来寄托一点东西。工作之余,我们也会谈到美食、服饰,但更多的话题是围绕那些方块字进行的。



有一次,我急于找一个契合主题的故事,无奈大脑困乏,什么也想不起来。这时 ,真情发给我一 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好像叫“挺起你的胸膛”。为了验证我的记性没有出差错,我又在网上找到了这个故事,结果发现,没错,是这个名字。当时看到这个故事,真得是如获至宝。想了想,还 是附在这里吧,不知道真情对这个故事还有印象吗?


 

一位挪威男青年来到法国,他要报考著名的巴黎音乐学院。可惜,主考官没有看中他。身无分文的青年男子来到学院外不远处的繁华大街上,勒紧裤带在一棵大榕树下拉起了小提琴。他拉了一曲又一曲,吸引了无数的人驻足聆听。饥饿的青年男子最终捧起了自己的琴盒,围观的人们纷纷掏钱放入琴盒。



一个无赖鄙夷地将钱扔在青年男子的脚下。青年男子看了看无赖,最终弯下腰拾起地上的钱递给无赖,说:“先生,您的钱掉在地上了。”无赖接过钱,重新扔到青年男子的脚下,再次傲慢地说:“这钱已经是你的了,你必须收下。”青年男子再次看了看无赖,深深地对他鞠了个躬,说:“先生,谢谢您的资助!刚才您掉了钱,我弯腰为您拾起,现在我的钱掉在地上,麻烦您也为我捡起!”



无赖被青年出乎意料的举动震住了,最终捡起地上的钱放入青年男子的琴盒,然后灰溜溜地走了.围观者中有一双眼睛一直默默关注着青年男子,是刚才的主考官!主考官将青年男子带回学院,最终录取了他。



这位青年叫比尔·撒丁,后来成为挪威小有名气的音乐家,他的代表作是《挺起你的胸膛》。

 


下班路上,从308开始,真情和我经常一起走一段路。一个周末过后,真情来上班时,带了鱿鱼丝给我们,说是周末去北戴河玩了,顺便买的。印象中,那似乎是我第一次吃到鱿鱼丝,感觉味道还不错。

 


308搬迁至望京后,我们又一起赶公交,换地铁,至地铁出口处分开,各自乘车。那时,我对这种远路奔波,上班的日子,颇有怨言,真情却不急不躁。后来,我搬家到昌平,真情自己地铁公交来回折腾,突然有一天她告诉我,发现了一条新路线,可以公交再换公交,直接到她家,特别方便。



那时的我,虽然和先生的感情很好,但两个人的世界,终究要面对世俗的东西,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那些不好的东西,总是困扰着我。这一次,我选择了独自承受,没有向朋友们倾吐一言半语。



只是,那时还是太年轻,年轻到无法处理各种负面情绪,直接带到工作中来。那一天,只是一点很小很小的事,我过分直言,令真情和我都下不了台。

 


其实,这件事真情根本没放在心上,倒是我那时情绪并不好,冬天时还重感冒两天。原本性子率直的我,居然因为真情一句话,而一直僵在那里。表面上,我们两个相安无事,其实,我一直在那摆着架子,不理人家。现在想来,实在是无比羞愧。每个人的情绪,用小白的话来解释,那都是自己所 选择的行为造成的。你快乐,不快乐,前提都是你自己的行为所选择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的情绪为何要带到公司来呢?原本四叶草还不说什么,但那时她也批评过我,怎么可以接二连三地拿自己的情绪来生事呢?这还不算,工作中碰上不顺心的事,我直接把一本书摔地上去了。这种行为跟小孩子,无理取闹有什么区别呢?

 


直到我离开,我也没及时挽回这种局面。之后, 真情的情况,我都是从四叶草、思思那里听来的。在我离开后的那年夏天,真情也离开了,这一次,不是简单地换了工作,而是跟随夫君,再次北上,去了内蒙古。



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心里有些伤感。我想,一直在南国长大的真情,来到北京,就很不容易了,这一次,等于去了塞外,她会习惯吗?



这个问题,很多年都没有答案,直到今年。之前,我也知道真情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按年龄推算,也上小学了。


 

2016年11月,因为朋友圈里的一篇文章触动了我,我随手写了一篇《婚姻为什么不坦诚》的小文,发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思思看到了,随手转发,并征求了我的意见之后,推荐给了云族,由此开启了我和云族的缘份。



几天后,我发现公众号上的用户栏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真情。我发了一条信息,她很快回复了,我们又互相加了对方的微信,聊了一阵。

 


那个晚上,我无比感慨。先是思思,从吴老师到真情,都是思思在中间牵线,有意或者无意;接着是真情,那么多年了,还是真情主动向我走过来,一如当年在我们闹了争执后,她照样把喜糖放在我的办公桌上一样。可那时的我,又是怎么回应的呢?


 

后来,我翻看真情的朋友圈,发现她一如既往,把原本普通的日子得有声有色,从美食到花花草草,从文字到孩子,尤其是花花草草。记得奥运那年,她用手机拍下北京路边的月季花,给我们分享过,我还惊叹手机也能拍出那么漂亮的相片。



现在,她不仅拍花,还在种花,比如蓝色的牵牛花。再想想我自己当年收集了那么多牵牛花的种子,却束之高阁,从来没想过种一次。对生活的感觉,我终究还是差了很多……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