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我在国外的生活

北欧日记 2018-02-21 06:53:44


今天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Vivian信息给我:“Lina, 我是海归和广播电台在做一个活动,可以请你录一段大约三分钟的录音,讲一下你在国外的生活吗,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也比较有想法?“  


因为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了两年的心理节目嘉宾,而且Vivian 又是海归篮球群跑前跑后的队妈,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过,这次的电台,是上海电台。


我的生活,从哪里讲起呢?


先给大家一个背景介绍吧。


很多年以前,我在诺基亚工作的时候,认识了同事,前夫我和前夫在丹麦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我在读市场经济进而读学士又读了硕士,后来在哥本哈根开了自己的公司做婚纱晚装。然后前夫工作有机会外派至中国,我们选择了深圳,于是举家迁往深圳。


我在深圳开始的时候还是做职业经理人,后来读完心理学拿到证书后,就一直做心理。觉得自己做心理有很大的优势:很少评判,以及爱他人!


8年后,因为觉得深圳比较拥挤,资源紧张,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于是很想要自己的空间、安静一下,并给心灵一些修养的机会,也是由于自己是丹麦华人,在深圳也算临时居所,迟早是要回丹麦的,于是决定搬家回丹麦。


回来欧洲,决绝不愿意在住城市,也决绝不愿意再住公寓了。


于是花了很多时间找房子。在网上搜索了好几个月。在深圳搜索丹麦的网站,很慢很慢,有时候半个小时,就有幸看到一所房子。 不过还是很幸运,找到了一所自己喜欢的,不大的房,有80多平米,但花园有差不多1千平。


本来箱子已经在货运公司等待海运了的,机票也早就预定。但我在美国的一位朋友突然写了邮件过来向我求助:Lina, I need you help!


我这位做了10年的朋友,比较特别,九几年的普利策得奖人,也是布什时候的白宫奖得奖者。得到奖金之后,自己跑到美国西部山头买了块地,自己盖了房,远离人世地住了下来。 由于有了足够的资历,就可以坐在家里的办公室工作,偶尔出差就好。但几年前得了帕金森综合症,现在状况很糟。


他说:“我想保持我的尊严,但现在我打键盘都有问题,接电话吐字也有问题,所以在动手术前,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有很多的调查项目在进行,不能失去客户,我会付你机票费用的,另外每天会按工作时间给你报酬。“


临死朋友的请求,我没有办法说不。于是重新买了去美国的机票,去到朋友家。几天的工作,大多是调查非法的股票宣传。但有一天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仓皇出逃美国。


其实朋友并没有像电话和邮件里说的,他想要动手术,要我帮忙安排手术, 他骗了我过去,是想要我答应他,帮他安排来瑞士安乐死。 而在死亡的压力下的他,对周围所有人的仇恨及毫不掩饰的挑衅,跟几年前才见的他,判若两人!


我在做了心理咨询师之后,与自己身体感受的连接好了很多,经常可以准确感受到周围人未表达的情绪,而那天的我,在他喝酒放松告知我真实状况后,他对所有人和这个世界的愤怒,让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而我明确地知道,他放两支枪的地方!


当时的他,已经处于一个解离的状态(也就是我们平日所说的身心分离)。端着酒杯,不断地在我身旁重复死亡和枪这两件事。我的身体,感受到恐惧,甚至恐惧到颤抖起来,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



其实我感受到的恐惧和颤抖,不只是对自己性命的担忧,而更多的是对方未表达的对死亡的恐惧。那种身不由己的颤抖,并不是来自我本身。当时的我,虽然很害怕,虽然有些情绪崩溃,但理性,还是在的。所有才有可能网上订了机票,并迅速地评估了当时的处境,以及保证自己安全的解决方式。


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我都尽量不与他有目光的接触,也不再讲话,并不做太大的动作,只是安静地坐在地板上,在电脑上订票,同时将手机藏在身上。但由于我没有美国电话卡,电话也只能是打给警察,但这样的话,会更加惹怒他的。所以,我一直没有任何大行为。


为了保护自己,半夜的时候,我在好心的邻居和素不相识却用了他信用卡帮我订酒店的出租车司机的帮助下,仓皇逃了出来,辗转几个城市,几天之后,终于回到了丹麦。


虽然好些随身物品,都因为仓皇出逃而拉在美国,但至少,我完整地到了丹麦。


租了车来到我看中的房子里,刚好另外一位买家已经决定在那天签购买合同。我看了二十分钟后,跟房主说:”这所房子我买了,我在他的价格上再加五千。而且,我现在住在酒店里,真的和需要一个住的地方。“


在酒店住了三个多星期,住到差点要崩溃的时候,房主人很好,在我的接房日期还未到来之前,在我买了房屋保险后,就同意给我钥匙先住了进来。虽然第一个星期只有一个薄薄的床垫睡地板,不过也很知足了,毕竟不再是酒店了,而且,美丽的花园,是我能量补给的源泉。每次在阳光下,赤脚在花园里呆几分钟,就可以让我又有喜悦的感觉!


尤其是傍晚在家里可以看到花园不远处,天边的斜阳,以及五彩的云,让我不禁惊叹大自然的魅力。从小到大,我都从未有幸这样与自然这么接近过!


只是由于灯都没有安装,到了晚上的时候,只有洗手间有灯,还有两个临时买的小灯,开始的两个星期,晚上很怕,也许在美国受到的惊吓,还有些残留吧。


算一算,回丹麦已经有三个月的日子了。每天跑步,认识了很友好的邻居,很喜欢自己住的地方。虽然很多事情需要亲历亲为,不像在中国会有保姆帮做,会轻易找到人工做,但总的说来,还不错。




几个星期以前,注册了自己的公司,打算做接通欧洲和亚洲的商务桥梁。也在准备将中国设计的,品质很好的家具和婚纱,进口到欧洲来。


目前还没有收入,所以有些焦虑,但事情毕竟在缓慢地往前进程。


虽然三个月以前就托付给搬家公司海运的箱子,到现在还没到。至今还是只有一条裤子,和许多裙子,但似乎也够用。生活在农村地方,最基础最朴实的穿戴,是必须的。而对于一位每周只开车出门一次的人来说,再多的衣服,也好似浪费。


空无一物的一个屋子,从第一个物件剪刀,到现在有了主要的家具,渐渐变得越来越像个家了。曾经对空空陌生屋子的恐惧,也渐渐淡去。窗外的大蜘蛛,各种奇怪的自然动物,也让我很少尖叫,因为尖叫也没有帅男跳出来保护我。反而现在尖叫的,是看到落日的余晖,染色了的彩云。


总的说来,我对自己搬家过来,生活在一个我以前没有来过的,也没有一个朋友的小镇上,目前还没有后悔,至少这是我当下,觉得自己需要的:有自己的空间,与自然在一起,与自己在一起。


我觉得,人如果有想法,如果有实施的可能,就要尽量去实现,因为明天与死亡,你不会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自己的生命,只能自己负责和把握。


那位美国朋友,我并没有埋怨他。如果他再次要我帮忙,在我确定自己的安全的、远距离的状态下,我还是会帮他的。


不过他在我到达丹麦几个星期以后,写了一封愤怒的邮件告知我:我与其他人一样,都是只顾自己,他觉得我很丑陋和自私,再也不想再见到我了。


不过过了几天,又写了一封邮件过来,说他怀疑我有边缘性人格障碍,如果我需要找人讲话,我可以电话给他。


我没有回,不知道说什么。


目前要做的,是要把不在预算之中的昂贵的美国机票和酒店,以及丹麦很长时间的昂贵的酒店费用赶紧赚回来,然后,真正地,平和地安静下来。


生命中发生的事情,都有其发生的缘由,好或者坏,都是我们生命历程的一个组成部分。


活到今天,对我生命,很感激!


喜欢就长按加我哦

作者:Lina Wang Nielsen

丹麦华人,丹麦跨国管理理学硕士;英国市场营销学士,中国二级心理咨询师。丹麦 Linki Asia Services 跨国商业服务创办人。

职业经理人/心理咨询师/写作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心理节目嘉宾。 曾就职于可口可乐与诺基亚网络等跨国公司。 现专注于跨国商业咨询,华人心理咨询及各类主题写作。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