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有关“有关”

尹航欧巴 2018-01-12 13:54:50

这是一个有关“所有事”的系列文章。

还在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本子,其中记录了很多我所知道的世界。都是一些碎片式的记录,没有逻辑,没有顺序,没有主题,没有方向。只要自己想到了,就会在上面写上几笔。

后来觉得再怎么“什么都没有”,也应该有个标题吧,起码以后查找起来也方便些。但是每次光是想标题的时间就已经占据了一大部分,有时候甚至因为想不出一个好标题而莫名的恼火。

机智如我,自然想出了一套万能公式:

有关“XXX”

不用思考,不用斟酌,把主题填到XXX里便好,方便快捷,屡试不爽。

1.

有关“某些人”

生活里出现的这些人似乎还是我最感兴趣的。

不管他是隔壁寝室的同学,还是电脑屏幕前的明星,我似乎总会想到一个问题: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会让他成为现在的自己?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完全回答,甚至连他本人可能都未必能有个准确的答案。但是正因为如此,探寻这个答案的过程才显得更加有趣和刺激。

你会在他的身上看到很多人们的共性,同时也能看到他所独有的特点,或好或坏都是鲜活的。

比如有关“某位同学”。他是从县城里考上大学的,说话的时候带着浓重的家乡口音,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够沉的,每当他扶眼镜的时候都能看到微微陷进去的皮肤。

他是那种生活的很认真的人,有的时候我觉得他过于认真了,以至于我觉得把“认真”换成“较真”会更加合适。

我们学校好多个湖,这样的好处除了风景优美之外,还给大家创造了一个晨读的好去处。

我偶尔早起出去遛弯的时候,总能看到他站在那边以非常诡异的语调大声读着英语。由于我每次“偶尔早起”都会遇到他,根据有限的概率知识,我猜想他可能每天都会早起跑到这里晨读。

太认真的人如果没有取得相应的成绩就会被人点评。有些是善意的同情:这么努力还没成功,实在是太可惜了。有些则是尖酸的挖苦:这么努力还不行,还不如像我一样好好待着呢。

但似乎他对此并没有太在意。有可能是他已经认真到没有闲暇去关注这些东西,或者他心里憋着一口气希望有一天能够好好打一打这些人的脸。

毕业的时候学校统计了每个人的毕业去向,并把它们印在了毕业手册上。我翻看着每个人的信息,有一种掌握了大家未来的幻觉。

我在倒数第三页的位置发现了他的名字,后面是一所美国大学的全称。不是很有名的学校,但是我确实替他高兴了一会儿。

有时候我们希望看到那些努力的人得到回报,因为这是我们长久以来被灌输的价值观之一:只要努力,就能成功。我们不希望看到太多反面案例,来颠覆这种观念。

所以看到他能去美国读书,我觉得就已经够了。

这是我生命中匆匆过客中的一位,相信你的身边也有类似的人物,也许他对你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是记录下来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我会把那些生命中出现过的人慢慢梳理一遍,或许你在这个过程中能想起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想起当时“某个人”做过的某些事。

2.

有关“某些事”

毕业季,打游戏,演唱会,找房子,谈恋爱,刷微博,看漫画,找工作,火车票,禽流感,买早点,看美剧,打排球,刷马桶,坐地铁…

我的生活就是由这么一件件事串联起来的,但是我却从来没有仔细看看每件事到底是什么,又有过哪些有趣的过往。

比如我就很想写一篇《有关“烤冷面”》的文章。

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说过“烤冷面”,并且吃过这种地摊小吃。简单来说就是在铁板上烤制一片方形的压制冷面,随后涂上辣椒酱或者蒜蓉酱等酱汁的一种小吃,松软可口酱香扑鼻,吃起来很劲道,非常受大众喜爱。

据说这种小吃最早起源于我的老家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后来才慢慢传入其他东北地区。这么看来我们还曾经一不小心领先了全国其他地区的朋友,着实感觉有点小骄傲。

烤冷面盛行的时候,刚好赶上我上小学。那时候的价钱大概是一份一块钱左右,而我们大部分人的零花钱也刚好落到了这个区间里,所以这种供给和需求刚好适应的状态成为了烤冷面风靡的必要条件。

当时呼朋唤友的最好方式就是冲着几个面黄肌瘦的小朋友喊一声:

走,请你们吃烤冷面去!

其实谁也买不了多少钱的,只是吃个乐子吧。大家坐在马路牙子上,拿着手里的竹签把切好的烤冷面夹到嘴里,顺带点评一下这家的口味如何,这次的火候掌握的好不好之类的。

烤冷面不同于煎饼果子。后者基本上是家人不想做饭的时候,给你几块钱让你出去自己填饱肚子的东西,但是前者则包含了更多和小伙伴们的逗逼故事。

其实细细想来“某件具体的事”其实是个很好的维度。它能让你想起某个具体的时间段以及那个时候的气味、颜色等细节。

有些事即便我们天天做,可能也没有真的去好好观察它,因此错过的东西一定会让人觉得有些可惜。

3.

有关“某些物”

都说提高生活品质的最好方式就是:

定期扔东西。

不过大部分人估计都没有这个习惯,我也是。从小多少有一些怀旧情结,很多用过的东西不舍得扔,总觉得那些东西扔掉了之后,那段时间似乎也缺失了一些。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还不够有钱吧!

我记得看过好几篇冯唐写的有关“物件”的文章,写的真好。

里面有陪伴他时间最长的公文包,也有新买的B5的本子。每一个物件在他的文章里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他们一起经历过的瞬间。

一个人买过什么东西,用过什么东西,丢过什么东西,扔过什么东西似乎都能从一个角度说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这些物件本身也因为经历的买卖置换等过程有了自己的痕迹。

这段时间刚好搬家,想起前段时间写过的那篇《只买最好和最便宜的,剩下的都是负担》,觉得想把知道的道理付诸于实践确实没那么容易。就像我特别同意押沙龙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

三观是一回事,对三观的坚持程度是另一回事。

很多时候,我们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但是到了关键节点的时候却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于是退而求其次,我想到的方法就是给那些“鸡肋物品”都写一篇文章,就当是一篇“悼文”,这样下次需要把它们处理掉的时候,心理上的负担会小一些。也可能并不会。

这算是“有关系列”的一个自序。

有关“蔡康永”,有关“奇葩说”,有关“微信”,有关“锤子手机”,有关“罗永浩”,有关“三观”,有关“民主”,有关……

这些都是我在未来会慢慢写的“有关”。和当年一样,没有方向,没有目的,没有顺序,想到什么写什么,感受到什么就记录什么,算是对自己这些年的一个梳理。

这段时间突然觉得日子过得太匆忙,所有的人和事都变得太快。

我想用有限的能力抓住其中的一二,起码在这个世界里,我能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你喜欢,也欢迎你时常过来坐坐。

推荐文章:为什么“罗永浩”是个典型的朝鲜族名字 | 朝鲜族都爱起什么名字

上一篇:为什么我们交不到比自己更不幸的朋友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