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

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久不见莲花 2018-01-25 13:34:41






每到清明,学校就会组织扫墓。我常被老师要求提前写篇“表决心”的作文,以便清明的时候在烈士墓前当众朗诵。


这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枪手”。当然,班里还有一个枪手,一个和我交情不错,也是个“文学少年”的女孩。


因为我们两个作文写得好,所以常被安排在一起完成一些“枪手”任务。后来,我才明白,少男少女在一起久了,也会有问题的。要说的是,她先注意我的,我年少无知,不解风情。我是被她泡了。


语文老师不但要求我们共同完成一些朗诵稿外,还经常安排我们出墙报。要知道,一般在学校出墙报的都是文学小青年。不信问问身边的文艺青年们,他们肯定会告诉你在学校出过墙报。


出墙报时,我一般负责写字,她负责插画,她喜欢在小草的边上画上一只小鸟,而我习惯在小草的边上画上一块石头,然后我们就互不相让,又互相谦让地打打闹闹。


老师这样的安排对我俩来讲是件自豪同时也幸福的事,我们可以以讨论作文和墙报的版面问题,而正大光明地面对面地靠得很近地交流人生。当我们的作文在烈士墓前被朗诵的时候,她总是偷偷地朝我做着鬼脸,然后又迅速低头返回“悲伤”的表情。


她长得好看,作文写得好,所以常成男生们围观起哄的对象。由于香港电视剧刚进大陆,有人便称她“香港小姐”。那时候男女生的关系其实很被动,男女界线画得越明显就越跟形势,所以流行在桌上画“三八线”。而我俩又因为“工作需要”常在一起讨论人生,所以常引起男生们的嫉妒,越是这样越让我有甜蜜感,她一定也是。要不然她不会经常在放学后留下来要我帮她补习几何,她总是不知道铺助线该如何画。


遗憾的是,她除了作文好之外,其他功课都不好,所以在中考时就落榜了。她尽管回家了,但她常常托她的邻居小妹妹给我带折得很复杂的信。而我此时已经读重点高中了。据她信里说要继续复习想来年也考我上的高中,要我帮她找一些复习资料等,信的内容大多数是这些,再有就是讨厌什么什么人等等。


印象最深的是在我16岁生日时,她伙同另一个女生给我所在的高中寄来很多生日小卡片,写得满满的,具体内容已记不得了,反正都是汪国真和席慕容的一些朦胧诗。当时我激动了好几天,把那些小卡片保管得很仔细,收藏了很多年。我知道,她伙同别的女生的目的,仅仅是显示我们之间是纯粹的友谊关系。


后来,她委托邻居妹妹给我捎信的事被我母亲发现了,从此我再也收不到她折得很复杂的信了,她邻居小妹妹是我母亲的学生。母亲是位很威严的老师。


再后来,她复习考试的事也不了了之。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我也没有刻意去想起她。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很快便融入了热火朝天的象牙塔的生活中。我在那个山清水秀的小城里肆意挥霍着张扬的青春。而她在哪里,做什么?我只是偶尔假期回家的时候听别人说起。事实上,我已经不关心她在哪里,在做什么了。


我们跟大多数从此天涯的同学一样,有联系的还在联系,没有联系的就不再联系,没有留恋,也没空留恋。你看,青春那么美好,像天空飘过的白云。


我偶尔想到她时,就觉得她应该在另一个小城,跟我一样很美好地享受着豆蔻年华,有阳光,有爱情。


很快几年过去了。我们一直没有见过对方,我并没有太多的失落,毕竟我们渐行渐远了,在两条不同的轨道上。只是,我每次回家乡时,总希望能够碰到她,但又不知道见面又是怎样的情景,我想起她曾经给我的手抄诗——


如果

如果再遇见你

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你了呢……


不知道,那几年,她是不是跟我一样,想见,又不敢见呢。


直到有一年的寒假,我在家乡的小镇上碰到了她,身旁站着一个男人。她看到我时脸却红了。我大方地与她的男人握手道别。她被晾在一旁。我加快步伐很快离开,不敢回头,就像她不敢正眼看我一样。


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她,这个男人从前就是个镇上的小太保,打架斗殴什么都干。我有些不知所措,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应该和他在一起的,我无言以对。


从那次小镇巧遇后,我经常想起从前的往事,她调皮的眼神和细细的小手,她在我书本里夹着的手抄诗,她偷偷越过我母亲的视线把烤熟的红薯塞给我……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却又无法说出口。


一些事情只有真正长大后才会懂得,懂得怀念,懂得匆匆时光可以改变匆匆的人。谁也不曾为谁停留,就像日子,永远不会回头。


回来后,我把存放多年的那些信那些生日卡片翻了出来,她的字迹依然清晰——


我叮咛你的,你说,不会遗忘;

你告诉我的,我也,全都珍藏;

对于我们来说,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永远不会发黄……


后来,多次搬家后,这些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不过这样也好。


几年以后的某个春节。我和女友坐上大巴准备从小镇返回南京。巧的是我看到车窗外的上次见到的那个男人,看起来也要坐车去哪里,大包小包的。那个女人想必就是她吧,真没想到她比以前又长高一点了……我莫名其妙地心跳着,坐在车里偷偷看着他们在另一辆车的附近说着笑着。看着她的背影,我想,其实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关系,也早就没有关系了,不是吗?我一遍遍地安慰自己,调整好情绪,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人生就是这样,都需要嫁娶他人的,所以,看到她的归宿,我除了有些惆怅,还是希望她过得好。


日子过得很快。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家里来了位昔日的老同学,不经意间谈起了她。没想到的是,她六年前就离婚了,后来就来到南京打工了。六年前?是的,没错,那年那个车站,我看到的那个“长高了”的女人,其实不是她!她就在这座城市,我竟然不知道!


那个下午,我突然间百感交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在这座城市偶然间碰到过我,我想告诉她,我还有很多“人生问题”要和她一起探讨的,我觉得小草的旁边画小鸟也很有童趣。她让我猜的那首诗歌的名字其实我早就知道,那是汪国真的《思念》……


我时常站在这个城市的街头,幻想着她在人潮人海中朝我走来,我希望她能过得幸福。


“对于我们来说,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永远不会发黄。”


她叫云。一个曾经给我带烤红薯,让我画辅助线,给我折奇怪信纸的女孩,直至今天,下落不明。


———————END———————

你好,我是松哥

欢迎关注“久不见莲花”

微信号 :songger2014

点击页面上方蓝色字体可关注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收费联盟@2017